麥 小瑩

上學記

上小學一年級的第一天,母親和我一早來到學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那年我四歲多,因爲母親是學校的老師,特准我提前入學。母親先帶我到辦公室讓我知道她的桌位,說下課後可以到那兒找她。然後我們繞過小花園,走進一排長走廊,停在一間教室門口。裏面零星坐著幾位學生,母親說:「這就是你的教室,你進去先找個前排的位子坐下,蘇老師等會兒就會來。」

我選了第一排、最靠窗邊的位子坐下,望著左前方的牆壁。一會兒,身後傳來騷動,好像有人在敲打什麽?隨後起了笑聲,我忍不住轉身看,原來是一個光頭男孩兒拿著樹枝敲打桌面… 查看更多

松針無豐葉,亦能散清香

和很多人一樣,我受洗之後隨即加入教會的事工。

那時帶著年幼的孩子們參加婦女團契查經,也一邊寫作加入教會刊物的編輯團隊。稍後,找出一點時間上神學課,開始教主日學以及外面福音機構工作。日子就在家務、寫作和備課之中過了三十多年。不覺在忙碌之中培養了寳貴的友誼親情,也刺激我勤奮學習。但最大的收穫是自己被改變了。

首先學著忘我。因爲我的服事都是藉著文字言行來表達,很容易表現自我,包括自己的觀念習慣和感情個性。一開始,我爲求工作效率,習慣以自己的思維和作法來作事,忘了給對方體認的空間,結果演變成前仆無後繼,即使事情完成,但兩敗俱傷。痛悔之餘才明白,上帝看重工人勝於工作,因為一切事工都由心而發。我這罪人,本該滅… 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