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天

上小學一年級的第一天,母親和我一早來到學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那年我四歲,因爲母親是學校的老師,特准我提前一年前入學。母親先帶我到辦公室讓我知道她的桌位,說下了課可以到那兒找她。

之後,我們繞過小花園,沿著左邊一排教室的走廊來到一間教室門口。教室裏零星坐著幾位學生,我不認識他們。母親說:「這就是你的教室,你進去先找個前排的位子坐下,蘇老師等會兒就會來。」

我選了最靠窗邊一排、又靠近門口的第一個位子坐下,望著左前方的大黑板等老師。一會兒,身後傳來一點騷動,聽得出來好像是有人在敲打什麽?隨後起了笑聲,我忍不住轉身,尋著聲音找,原來是一個光頭男孩兒,兩手拿著樹枝敲打桌面。他敲幾下就跳到另一張桌旁敲,一邊敲一邊晃著腦袋,惹得大家好笑,我望著他那兩顆板牙隨著頭左搖右幌地,不由得也笑了。

忽然他人影一閃,不見了。我正納悶著,卻感覺有東西落在頭上,怎麽大家都衝著我笑?原來那男孩繞到我身後,正在敲我的頭頂呢。我趕緊起身,慌張地逃離爆笑,跑向辦公室。

母親聼了我的哭訴後,拉起我的手走囘教室,她把我按坐在原位,站在我桌前一陣子,然後她彎身對我堅定地低吼:「你就坐在這兒,看誰還敢欺負你。」說罷走了。

教室好安靜,我如坐針氈。不禁偷偷轉頭向左看,同學比從前多了,他們正驚恐地看著我,但是……他們的臉好像跟我先前看到的不太一樣。再過一會兒,角落傳來悄悄的窸窣聲;我再轉頭向後方看,咦,那個敲樹枝的光頭不在了, 我整個身子轉向後面,仍然沒找著他。

於是,快步跑囘辦公室,著急地說:「媽,你剛才帶我走錯教室啦!」

這以後,我經歷無數個 [第一天] 。兒時錯愕的經驗總是先浮現腦海,令我緊張僵硬、拙手笨腳。無論在電梯間、巴士地鐵上或是會議之前,都要先做幾次深呼吸,才能脫離一些壓迫感。有時也藉著低頭讀報章或聽音樂沉浸在一種茫然冷酷裏,但很期盼偶爾發生什麽事打破我的自衛牆,化死寂為繁華。但是夢幻從未發生。

直到一個星期天,我走進一間教堂聼牧師講道,之後步出會堂,穿過擁擠繁忙的人潮走下階梯,準備回家。迎面迎來一位中年婦女,她面帶微笑地停在我面前,指著胸前的名牌對我說:「我叫某某某,歡迎妳來教會」 。她親切的微笑和寒暄頓時舒緩我的緊張自衛。第一次,我在陌生的環境裏感覺到完全放鬆舒暢,好像囘到自己的家。

原來,這兒也有一盞我房間的小燈,溫馨柔和。我的心在這燈前變得柔潤起來,並有感恩。

後來我信了主,讀聖經,發現神鼓勵祂的僕人時都說:「不要懼怕,不要驚惶」,包括向亞伯拉罕、摩西、約書亞、以賽亞、耶利米和但以理等人,神在他們面臨大小挑戰之前,都保證自己不會丟棄他們,並說祂是同伴,也帶來力量,甚至援助(申31:8)(賽41:10)、(耶1:8)。這才明白人對於從未做過的事都有膽怯擔憂。新約裏,耶穌也對門徒說:「不要懼怕,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」(太10:31)。一隻麻雀的生命只值半分錢,神尚且不讓它受到人的傷害,更何況是自己寶血買贖的寶貴兒女?

我不過是個平凡的人,但是當年上學時,身邊的人都對我有所付出。他們給予珍貴的時間、單純和寬厚的胸襟。是我自己的憤怒和自責把後來的新環境變得複雜和焦慮。正如聖經記載:「基督的愛裏沒有懼怕,主的愛既完全,就把懼怕除去。因爲懼怕裏含著刑罰,懼怕的人在愛裏未得完全」(約壹4:18)。

但我也明白,有一種畏懼是健康的,那就是敬畏神。人敬畏神,就會確信神掌管宇宙歷史。只是現代的人對於神的敬畏日漸消退,以致於面對社會的混亂時,各種恐懼與日俱增。惟有敬畏神的人,會學著從生活的困難中體會出神的安排都是於我有益。

偶而,我還會想起那個敲我腦袋的男孩,其實他和我一樣緊張,只是他用敲桌子敲頭來紓解內心的驚恐。我慶幸神讓母親帶我回到錯的教室,沒讓母親嚴峻的眼光把男孩的 「第一天」變成夢魘;我也爲他代禱,希望他能因爲認識神,把生活的焦慮化爲祥和。 我求神帶領我不要因爲忙而忽略了身邊有人盼望得著安慰,求聖靈提醒我錯過的不只是一個機會,而是一個靈魂。因爲,我的一個擧動、一句鼓勵,都可以帶給他人嶄新又溫暖的 「第一天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