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學記

上小學一年級的第一天,母親和我一早來到學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那年我四歲多,因爲母親是學校的老師,特准我提前入學。母親先帶我到辦公室讓我知道她的桌位,說下課後可以到那兒找她。然後我們繞過小花園,走進一排長走廊,停在一間教室門口。裏面零星坐著幾位學生,母親說:「這就是你的教室,你進去先找個前排的位子坐下,蘇老師等會兒就會來。」

我選了第一排、最靠窗邊的位子坐下,望著左前方的牆壁。一會兒,身後傳來騷動,好像有人在敲打什麽?隨後起了笑聲,我忍不住轉身看,原來是一個光頭男孩兒拿著樹枝敲打桌面。他一邊敲打一邊晃著腦袋,露出兩顆大板牙,望著他那晃動得意的模樣,我不由得也笑了起來。

忽然他人影一閃,不見了。我正納悶著,卻感覺有東西落在頭上,大家都衝著我笑了,原來那男孩正敲我的頭頂呢。我趕緊起身,慌張地逃離爆笑,跑向辦公室。母親聼了我的哭訴後,帶我走囘教室,把我按坐在原位,在我桌前站立一會兒,然後彎身對我低吼:「你就坐在這兒,看誰還敢欺負你。」說罷走了。

教室好安靜,我如坐針氈。過一會兒偷偷向左看一眼,同學比從前多了,他們正驚恐地看著我,但是……他們好像跟我先前看到的不太一樣。後面漸漸傳來窸窣聲,我轉身向後方看,咦,那個敲樹枝的光頭不在了,再找找,還是沒見著。我又氣急地跑囘辦公室說:「媽,你剛才帶我走錯教室啦!」

這以後,我經歷無數個 [第一天] 。雖然場合不同,但我總是緊張僵硬、拙手笨腳,連進電梯或是上巴士,都要做幾個深呼吸大吐氣,才覺得舒服些。有時也幻想這時若突然發生什麽事,就可以打破我的自衛牆。但是夢幻從未發生。

直到一個星期天,我聽完牧師的講道,步出會堂,穿過擁擠繁忙的人潮走下階梯,準備回家。迎面迎來一位中年婦女,她面帶微笑地停在我面前,指著胸前的名牌對我說:「我叫某某某,歡迎妳來教會」。她親切的微笑和寒暄頓時舒緩我的緊張自衛。或許沒人知道我到這教會獨來獨往已經一個月了,可是那天我第一次在一個陌生人面前感覺完全放鬆舒暢,好像囘到自己的家。

原來,這兒也有一盞我房間的小燈,溫馨柔和。我的心在這燈前變得柔潤起來。

後來我信了主,讀聖經時發現神鼓勵祂的每一位僕人時都說:「不要懼怕,不要驚惶」,特別在面臨挑戰之前,神都向他們保證自己不會離棄他們,並答應會帶來力量,或是差遣援助,一步一步地帶領他們度過難關(申31:8)(賽41:10)(耶1:8)。祂的目的是要增添這些人的膽識和信心,讓他們帶領多人信靠神而蒙福。我才明白原來每個人面對新經驗都沒把握,主要原因在於不知道凡事已在神的看顧和安排中。

回想當年上小學時,因爲身邊的人都有所付出,我才擁有安定的學習環境和同伴,他們的默許、純真和寬厚,都是神賜我的福分,讓我和同學們在其中像小樹像流泉一樣奔跑著長大;曾有的片刻歡愉和安定,都蘊含無法丈量的幸福。這些我都忽略了,只記得自己是個受害者。而且把內心的困窘和憤怒累積成牆,不信任別人,自己心裏也充滿恐懼自憐。直到信了基督,我不再逃避面對錯誤,而是學習包容。因爲明白:「基督的愛裏沒有懼怕,主的愛既完全,就把懼怕除去。因爲懼怕裏含著刑罰,懼怕的人在愛裏未得完全」(約壹4:18)。

但我也確知有一種畏懼是健康的,那就是敬畏神。人敬畏神,就會確信神掌管宇宙歷史;如果對神的敬畏消退,面對社會的混亂,恐懼仍會上來。惟有敬畏神,才會學著從生活的困難中體會,神的安排都是於我有益。

偶而,我還會想起那個敲我腦袋的男孩,其實他和我一樣緊張,只是他用敲桌子敲頭來紓解內心的驚恐。我慶幸神讓母親帶我走回錯的教室,沒讓母親嚴峻的眼光把男孩的 「第一天」變成夢魘;我爲他禱告,希望他能因爲認識神,把生活的焦慮化爲祥和。 我也求神帶領我,不要因爲忙而忽略了身邊有人盼望得著肯定和安慰,求神提醒我錯過的不只是一個機會,而是一個靈魂。因爲,我的一個擧動、一句鼓勵,都可以帶給他人嶄新又溫暖的 「第一天」。